• 南方都市报手机客户端·奥一网 2019-06-08
  •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-06-08
  • 常州一收储地块闲置多年 变成垃圾堆放地 2019-05-27
  • 滇西抗战:卫国保家,为平静幸福的生活 2019-05-19
  • 续航一百五十公里以下乘用车取消补贴 2019-05-18
  • 端午假期 广东南部多雷雨局部暴雨 2019-05-18
  • 一人富不算富 一起富才是富 2019-05-13
  • 魔方界的最强大脑贾立平 2019-05-13
  • 表白戒指不翼而飞 列车长掰开座椅为他“降火” 2019-04-29
  • 12亿次电话“呼死你”? 83万余个账号被封停! 2019-04-20
  • 促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2019-04-20
  • 长城课堂茶余饭后话端午 让你的知识多一点 2019-04-16
  • 比过来,比过去,只是一场浪费游戏,把年轻人生活逼得压力特大 2019-04-15
  • 女排有望将最大苦主送出局 美国女排被一队吊打多年 2019-04-14
  • 端午假期高速公路不免费!环京高速流量预计增长39% 2019-04-14
  • 安徽11选五开奖号码 > 玄幻小说 > 玄界之门 > 第八百九十章 那错失的转身(上)
        一阵天旋地转后,石牧豁然睁开双眼,觉自己已经重新回到了秘境洞窟之中。

        他有些愣愣的看着前面,虽然已经回到现实,不过经历了幻境中的一切,他仍有些恍惚,心情更是久久不能平静。

        石牧摇了摇头颅,轻呼了一口气,平复下心绪,随后朝着周围看去,眉头微微一挑。

        洞窟中的其他一切都丝毫未变,似乎幻境之中经历了许多年,实际上却只是过去了一瞬间一般。

        不过白猿老祖的身影却消失无踪。

        石牧眉头皱起,眼神中满是困惑。

        直到此刻,他还是有些不明白,刚刚的幻境到底是何意?

        他原本打算询问一下白猿老祖,谁知它突然消失。

        石牧微一沉吟,再次考虑了片刻,仍是毫无头绪,便摇了摇头,不再多想。

        他神识查探了一下体内的情况,脸上一怔,随即露出大喜之色。

    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他体内的真气竟精进了一大截,不过这些真气却在体内流转不息,不断冲击着体内各处,显然有些不稳。

        石牧深吸了一口气,心念一催,运转起功法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他刚一运转功法,四肢百骸中的真气立刻自行流动,朝着灵海中涌去,隐隐有凝结的趋势。

        石牧心中一喜,这是开始冲击神境的征兆!

        他连忙闭上眼睛,运转功法,刺目的光芒亮起,将他的身体笼罩在了里面,整个山洞内部,被照耀得犹如白昼。

    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足足小半日过去,石牧身上的光芒慢慢黯淡,最后消失无踪。

    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眼中却浮现出失落的神情。

        这次冲击神境,以失败告终。

        石牧叹了口气,看向身前的盒子,里面还有六颗半月神果静静躺在里面,精神顿时一震。

        “神境瓶颈,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突破,不过幸好这里还有六颗半月神果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有些自嘲的喃喃自语,随后伸手过去,将第二枚月神果拿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牙齿噬破果皮的瞬间,一股清凉的汁液顿时溢满齿颊,石牧只感到神识一阵迷蒙,很快便在一种奇异的香气中,沉沦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半晌之后,石牧双目悠悠睁开,身子微微一动,却现手脚落处皆是一片空虚,此刻他正如同灵体般漂浮在半空之中。

        有了第一次的经历,他眼下的情况,倒也不再有什么不适。

        在他身下的,是一片树木繁茂的园林,在漆黑无月的夜幕笼罩下,显得有些幽寂。

        目光四下扫视下,现周围满是错落分布的灌木和乔木,环境十分静谧,除了偶尔几声低微的虫鸣,便再听不到半点其他声响。

    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阵风起,吹拂得一丛芭蕉左右摇曳,飘身在半空中的石牧,也不由得感受到一丝凉意。

        他的目光在园林中逡巡片刻,心中便升起了一丝疑惑,他觉得此处环境似乎有些熟悉。

        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

        石牧正努力回想之时,忽然听得园林另一侧尽头,正有一阵模糊的说话声传来。

        其循声望去,就见那里有一处宽大的建筑,里面正亮着暖黄色的灯光,那窸窣的说话声正是从那里传来的。

        石牧双臂一荡,飘身而动,朝着那处建筑漂移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来到殿门前,石牧感到了一丝明显的暖意,其浮在殿门顶端,低头朝殿内望去。

        只见其内摆着一张圆形檀桌,正有一对年轻男女相对而坐,彼此捧着茶杯,相互交谈着。

        那少女肌肤胜雪,面容娇俏,一袭白色的衣裙下露出一双莹洁如玉的金莲赤足,上面两串铃铛随着她微小的动作,不时轻响两下。

        “西门雪……”石牧顿时呆住了。

        他定了定神,目光再一移动,就看到西门雪的对面正坐着一个剑眉星目,眉眼疏朗的健硕青年,却正是他自己。

        只是那个他,虽然五官轮廓与现在的自己大致相仿,但看起来眉宇之间却更多了几分青涩,神色间也显得有几分不自然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……升仙大会之前?!笔了婕椿腥?,喃喃自语道。

        其正思量间,就听到那个青年石牧正双目含情地望着西门雪,开口说道:“雪师姐,我喜欢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你还是忘了我,忘了当年的事情吧,这次升仙大典,我志在必得?!蔽髅叛┏聊似毯?,幽幽的开了口。

        这正是当日他在升仙大会之前见到西门雪时,两人当日的对话,石牧都还记得。

        他飘身进入屋内,看着客厅中陷入沉默的两人。

        “雪师姐,这次见到你之后,以后我们还有机会相见吗?”

        忽听得,那青年石牧这般说道。

        石牧看着那时候的自己,心中一阵叹息,西门雪的回答他都还记得,他也知道那时候的自己,根本不足以留下西门雪。

        只是他有些不明白,为什么服用了月神果,会带他回到这里?

        石牧望着西门雪绝美的面容,不由回想起两人初次林间见面的情景,想起自己当时曾许下的誓言,心中不由得一阵恍惚。

        当初任她升仙离去,真的是对的吗?

        青年石牧和西门雪还在继续交谈着,一言一语的声音传入石牧耳中,竟变得有些虚幻起来。

        渐渐的,他听不到两人的话语了,脑海中只是反复的回荡着那个声音:

        “当初任她升仙离去,真的是对的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真的是对的吗?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石牧,谢谢你。我们去花园走走吧,你刚进先天境界没多久,修炼上有没有什么要问的,我可以帮你解答一二。你还不知道吧,师姐我其实也是武法双修?!蔽髅叛┓畔率种械牟璞?,站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一声响,石牧才恍然回过神来,朝下方望去。

        就见那个自己,已经随着西门雪走出了殿门,朝着外面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石牧身子一矮,随之从殿门处飘飞出来,也跟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只见那两人转过园林中精心修剪出来的曲折小径,在灌木夹道中缓步穿行着。

        “雪师姐,能告诉我你为何一定要参加升仙大会吗?”青年石牧开口问道。

        西门雪听罢,面色微微有些异样,沉默了半晌后才开口说道:“石牧,你可曾有过命不在我,身不由己的感受?”

        青年石牧听罢,沉默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石牧漂浮在两人头顶,却也不由得陷入了思考中。

        从大齐国那个偏远的小渔村开始,一路走来,石牧虽然未能事事如意,但每走的一步,都是他自己的选择,虽然有许多遗憾和无奈,但似乎并未有过那种完全无法掌握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“没有?!鼻嗄晔烈×艘⊥匪档?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故乡在大秦国崤兰山以北,自出生之时起,就无父无母,是被叔父叔母养大的。在我七岁那年,他们将我卖给了一个戏班去做杂工。我随着戏班在大秦国一路漂泊,做最脏最累的活,吃着最少最差的饭,时刻小心着,丝毫不敢生病。因为一旦生病,我就会被戏班遗弃,他们不会浪费钱来为我治病。尽管如此,后来到了大齐国境内后,我还是意外地生了一场大病。濒死之际,我被戏班班主扔在了道旁等死。幸亏那时候遇到了我的师父,她救了我,带我回宗门,教我术法,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天阴姹女?!蔽髅叛┤粤接锞徒约旱墓盗顺隼?,她的神色虽然淡然,但石牧很清楚在这背后的,是无数艰辛的苦难。

        正是因为能够明白这些,石牧当年才没有执意阻拦西门雪参加升仙大会。

        青年石牧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。

        “虽然那时候我才只有十岁,但我也已经明白了,若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,不再被抛弃,就必须成为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强者,如今升入仙界便是摆在我面前的一条坦途。而且,师父她老人家一生的夙愿就是能够飞临仙界,看看更高处的风景,我有责任替她完成?!蔽髅叛┘绦档?。

        “雪师姐,我明白了?!鼻嗄晔恋蜕档?。

        于是两人不再说话,沉默地并肩而行。

        “吧嗒”

        一地雨点从夜幕的铅云中坠落下来,砸在了青年石牧的额头上,溅开一朵晶莹的水花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“簌簌”的声音越来越大,淅淅沥沥的小雨遮蔽了整个天空。

        石牧浮在半空中,万道晶莹雨线穿身而过,他却没有丝毫感觉,只是垂头朝身下两人望去。

        那两人在小雨中缓步走着,没有动用术法避雨,也没有快步离开,而是保持着原先的步调,在园林中慢走着。

        小半个时辰后,两人来到了花园门口。

        西门雪的白色衣衫已完全贴在了身上,更显得她身体玲珑起伏。

        “今天听了师姐一席话,真是获益不浅,师姐真不愧是我三国七宗的天才?!鼻嗄晔量谥兴底耪庑┗?,眼神却在有意无意地避开西门雪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西门雪也现了他的窘态,却不甚在意,只是说道:“石牧你太谦虚了,师姐跟你差不多大时,在地阶武者面前肯定是逃不掉的?!?br />
        石牧漂浮在两人上空,眉头紧凑的看着两人,面上浮现出一丝复杂之色。

        他知道,分别的时刻到了。

        “雪师姐留步,希望师姐早日进阶天位?!敝沼?,青年石牧还是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      “石牧,有缘再见……莫要忘记了你答应我的事?!蔽髅叛┞恿艘幌露钔反瓜碌耐?,嫣然一笑道。

        石牧从上空俯视着西门雪,看到她的一颦一笑,心中莫名一痛。

        他知道所谓的升仙大会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,而西门雪一旦升仙,便是步入了天庭麾下,日后两人虽然实力境界越来越近,还会有一些交集,却也不可避免的彼此相悖,越走越远。
  • 南方都市报手机客户端·奥一网 2019-06-08
  •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-06-08
  • 常州一收储地块闲置多年 变成垃圾堆放地 2019-05-27
  • 滇西抗战:卫国保家,为平静幸福的生活 2019-05-19
  • 续航一百五十公里以下乘用车取消补贴 2019-05-18
  • 端午假期 广东南部多雷雨局部暴雨 2019-05-18
  • 一人富不算富 一起富才是富 2019-05-13
  • 魔方界的最强大脑贾立平 2019-05-13
  • 表白戒指不翼而飞 列车长掰开座椅为他“降火” 2019-04-29
  • 12亿次电话“呼死你”? 83万余个账号被封停! 2019-04-20
  • 促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2019-04-20
  • 长城课堂茶余饭后话端午 让你的知识多一点 2019-04-16
  • 比过来,比过去,只是一场浪费游戏,把年轻人生活逼得压力特大 2019-04-15
  • 女排有望将最大苦主送出局 美国女排被一队吊打多年 2019-04-14
  • 端午假期高速公路不免费!环京高速流量预计增长39% 2019-04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