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2亿次电话“呼死你”? 83万余个账号被封停! 2019-04-20
  • 促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2019-04-20
  • 长城课堂茶余饭后话端午 让你的知识多一点 2019-04-16
  • 比过来,比过去,只是一场浪费游戏,把年轻人生活逼得压力特大 2019-04-15
  • 女排有望将最大苦主送出局 美国女排被一队吊打多年 2019-04-14
  • 端午假期高速公路不免费!环京高速流量预计增长39% 2019-04-14
  • 广州旅游为何爆发出强大且持续的吸引力 2019-03-29
  •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,还有批判的余地吗》?看着就想笑 2019-03-29
  • Xi Jinping le peuple, créateur de lhistoire et véritable héros 2019-03-25
  • 白玉兰红毯群星璀璨 baby殷桃李沁陈乔恩斗艳 2019-03-25
  • 历时6载!“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”侦缉内幕曝光 2019-03-11
  • 不撞南墙不回头。痛定思痛。动辄把独立自主、自力更生,说成是崩溃边缘,是多么轻率、可笑。 2019-03-11
  • 候选企业: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-03-01
  • 长颈鹿在中国高纬度地区成功繁育 小鹿刚出生一米八 2019-01-08
  •     暗夜房间中,宋斜阳已是披头散发,浑身上下千疮百孔鲜血淋漓,气息已经虚弱到了极点。

        “杨素!”

        林荒低语了一声,令得那道战魂微微挑眉,手中一枪爆射出浓烈的光芒,横扫宋斜阳。

        “小贼尔敢!”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无敌气息骤然从天而将,整个空间似乎都被禁锢。只见一位身形佝偻的老者出现在宋斜阳身前,一掌拍向了杨素、林荒和司徒三人。

        吟……

        在林荒等人还未反应过来,佝偻老者巨掌落下的一刻,虚空中骤然响起了一声剑吟之声。

        铿铿剑吟,如苍龙长啸。

        佝偻老者的身形霎时僵硬,脖颈处出现一条血线,整个头颅被无比平整的切断,如西瓜咚咚滚落。

        连带着宋斜阳的脑袋也没了。

        林荒望着眼前的一幕,顿时心中骇然,目瞪口呆。虚空中没有任何人影,只有着一道剑光在缓缓消失。

        “其余几位身边的人,我已经清理干净了,好自为之!”

        虚空中还有一句轻飘飘的话,听不出来自那个方位,也听不出是谁的声音,随后再无动静。

        仅一息之隔,佝偻老者骤然而至,骤然而死!

        堂堂一位武圣强者,竟然被人一招秒杀。

        房间中的战魂则是眯起了双眼,似乎在回味刚才的凌空一剑,当真是有些莫名的神韵。

        呼……

        房间中,林荒最终长舒一口气。今日一战,本就在预料之中,可其中依旧是凶险万分。而最大的威胁,自然是这个突然跑来送死的佝偻老者了。

        索性被人一招秒杀。

        “应该是那个人出手的吧?”

        林荒心中微微猜测。渡船上,能与自己有所关联的,林荒所能想到的,也就只有白发武圣裴秀夫了。

        至于后者为何如此强大,完全不像一位武圣,便不是林荒能够猜测的了。

        杨素略微回味刚才的战斗之后,扭头望向了林荒,“没想到轩辕破的提兵武魂当真有这等玄奥的力量。大人你可要勤加修炼啊,多让我出来几次。千年不曾提枪,枪术都有些生疏了,刚才练的不过瘾!”

        林荒汗颜点头,突然觉得‘提兵百万’比天修罗之流厉害多了。

        “大人,我走了??!下次召唤的时候,可不要说‘诸君’了,否则三千个人,不知道会轮到谁出现。要钦点我,我叫杨素……”

        杨素一本正经的说道,却让林荒总觉得这个家伙是个话痨,跟之前霸气纵横的姿态完全是天差地别。

        得……

        估计是寂寞了一千年,好不容再现世间,可怜!

        随后,杨素的身影缓缓在房间中消失,回归林荒玄海的青铜古长城之中。

        司徒望着消失的战魂,将惊异的目光挪到了林荒身上,“你的武魂很不简单。什么时候拉出来,与我黑袍之身切磋一下?”

        “哪里能比得上武魂榜上排名二十七的一气化三清?”

        林荒寡淡的笑了笑,之前那白袍阵师和黑袍司徒出现的时候,林荒心中着实是有些震惊的。

        一个人,显化三尊肉体,正是一气化三清,武魂榜上排名第二十七。

        不过林荒在重生之前,倒是不曾听说过,有谁拥有这尊恐怖的武魂。

        一尊圣体便这么强了,加上一位五级阵师和不知道实力有多深的黑袍司徒,林荒想想便觉得可怕。

        “你阵法也不错,以后我们可以轮流切磋肉身、武魂、阵法了”,司徒一脸眉开眼笑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林荒撇嘴,“那你的先说说你的来历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什么来历,是个弃婴,十岁之前与狼为伍”,司徒挠了挠头,“后来遇见了一位师父,结果被人给打死了,我又是孤身一人了!”

        林荒挑眉,难怪后者的肉体能如此强横,还有那个黑袍司徒,战斗起来简直是状如癫魔,就是一头厮杀千里的恶狼。

        吱呀……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宋长陵推门走了进来,面色显得有些苍白。望着一地的尸体皱了皱眉,显然对如此血腥的场景不太适应。

        “刚才的诗念的不错!”

        林荒笑了笑,之前林荒不过是让宋长陵瞎猫去抓死耗子,却没想到后者竟然真的能够显化出侠客行中的白衣???。

        读书人,很可怕??!

        宋长陵挠了挠头,显然还不是特别清楚自己在儒家的道路上走了多远。望着地上宋斜阳的尸体,摊了摊手,“有大麻烦了??!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,害怕自己当不上宋家的家主了?”

        林荒戏谑道。

        宋长陵撇嘴,“这种事情总归不会太过隐秘,只要宋家和另外这几人身后的势力一查,你们俩估计就没心思说笑了!”

        司徒面无表情的一笑,似乎不甚在意。

        林荒无奈摊手,这种情况,不是宋斜阳杀了自己,就是自己杀死宋斜阳。都被逼上绝路了,那还不干他娘的?

        “先处理现场,能误导一时是一时!”

        林荒对着司徒道。

        随后,林荒与司徒便假模假样的对阵了起来,在房间中留下无数的痕迹。目的无非很简单,就是造成更多人大战的情况,混淆视听。

        而当林荒精心破坏和伪造现场的时候,婆娑州天字号的一个闲置的房间中,裴秀夫悄然出现,将手中的一张白脸面具焚化,仅留下一丝极难察觉的灰烬。

        林荒的房间中,宋长陵坐在床榻上,晃荡着两条腿,望着房间中对战的两人,忽然开口,“刚才的大战,我都看见了!”

        说话之时,宋长陵指了指两人房间隔断的墙壁,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宋长陵挖了一个小孔。

        “能看懂?”

        林荒一脸挑衅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宋长陵扬了扬眉,目光落在了司徒的身上,“一气化三清?”

        司徒忽然停下来与林荒的对战,扭头望着宋长陵,没有开口承认,可眼神却说明了一切,反正这件事情在林荒与宋长陵面前也瞒不住了。

        宋长陵顿时搓了搓手,眼神火热,“之前在经过伽罗域的时候,很偶然的听说了一件事,是一个遭老道人被一位圣王给硬生生的打死了!”

        司徒双目顿时一刺,眼中涌动着杀机。

        “据说那个遭老道人一身孤苦,近几年才收了一个资质很不错的弟子,武魂正是一气化三清!”

        宋长陵接着道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是我师父,不是遭老道人,他叫司徒玄观!”

        司徒很是严肃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

        宋长陵拉长了声音,试探的问道,“你叫司徒……荒坟?”

        房间中,听着宋长陵的声音,林荒心中顿时一震,惊异的扭头望着身披粗布麻衣的司徒。
  • 12亿次电话“呼死你”? 83万余个账号被封停! 2019-04-20
  • 促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2019-04-20
  • 长城课堂茶余饭后话端午 让你的知识多一点 2019-04-16
  • 比过来,比过去,只是一场浪费游戏,把年轻人生活逼得压力特大 2019-04-15
  • 女排有望将最大苦主送出局 美国女排被一队吊打多年 2019-04-14
  • 端午假期高速公路不免费!环京高速流量预计增长39% 2019-04-14
  • 广州旅游为何爆发出强大且持续的吸引力 2019-03-29
  •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,还有批判的余地吗》?看着就想笑 2019-03-29
  • Xi Jinping le peuple, créateur de lhistoire et véritable héros 2019-03-25
  • 白玉兰红毯群星璀璨 baby殷桃李沁陈乔恩斗艳 2019-03-25
  • 历时6载!“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”侦缉内幕曝光 2019-03-11
  • 不撞南墙不回头。痛定思痛。动辄把独立自主、自力更生,说成是崩溃边缘,是多么轻率、可笑。 2019-03-11
  • 候选企业: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-03-01
  • 长颈鹿在中国高纬度地区成功繁育 小鹿刚出生一米八 2019-01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