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2亿次电话“呼死你”? 83万余个账号被封停! 2019-04-20
  • 促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2019-04-20
  • 长城课堂茶余饭后话端午 让你的知识多一点 2019-04-16
  • 比过来,比过去,只是一场浪费游戏,把年轻人生活逼得压力特大 2019-04-15
  • 女排有望将最大苦主送出局 美国女排被一队吊打多年 2019-04-14
  • 端午假期高速公路不免费!环京高速流量预计增长39% 2019-04-14
  • 广州旅游为何爆发出强大且持续的吸引力 2019-03-29
  •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,还有批判的余地吗》?看着就想笑 2019-03-29
  • Xi Jinping le peuple, créateur de lhistoire et véritable héros 2019-03-25
  • 白玉兰红毯群星璀璨 baby殷桃李沁陈乔恩斗艳 2019-03-25
  • 历时6载!“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”侦缉内幕曝光 2019-03-11
  • 不撞南墙不回头。痛定思痛。动辄把独立自主、自力更生,说成是崩溃边缘,是多么轻率、可笑。 2019-03-11
  • 候选企业: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-03-01
  • 长颈鹿在中国高纬度地区成功繁育 小鹿刚出生一米八 2019-01-08
  • 安徽11选五开奖号码 > 玄幻小说 > 剑来 > 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
        丁潼双手扶住栏杆,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坐在这里,呆呆问道:“我是不是要死了?!?br />    白衣书生取出折扇,伸长手臂,拍遍栏杆。
        丁潼转头望去,渡口二楼那边观景台,铁艟府魏白,春露圃青青仙子,模样丑陋令人生畏的老嬷嬷,那些平日里不介意他是武夫身份、愿意一起痛饮的谱牒仙师,人人冷漠。
        一楼那边,有些是在看热闹,还有人偷偷对他笑了笑,尤其是一个人,还朝他伸了伸大拇指。
        丁潼转过头,绝望,然后麻木,低头望向脚下的云海。
        白衣书生一抬手,一道金色剑光窗户掠出,然后冲天而起。
        他笑道:“知道为什么明明你是个废物,还是罪魁祸首,我却始终没有对你出手,那个金身境老者明明可以置身事外,我却打杀了吗?”
        丁潼摇摇头,沙哑道:“不太明白?!?br />    白衣书生出剑御剑之后,便再无动静,仰头望向远处,“一个七境武夫随手为之的为恶,跟你一个五境武夫的卯足劲为的为恶,对于这方天地的影响,天壤之别。地盘越小,在弱者眼中,你们就越像个手握生杀大权的老天爷。何况那个纸糊金身,说好了无冤无仇,不杀人,第一拳就已经杀了他心目中的那个外乡人,但是我可以接受这个,所以真心实意让了他第二拳,第三拳,他就开始自己找死了。至于你,你得感谢那个喊我剑仙的年轻人,当初拦下你跳出观景台,下来跟我讨教拳法。不然死的就不是帮你挡灾的老人,而是你了。就事论事,你罪不至死,何况那个高承还留下了一点悬念,故意恶心人。没关系,我就当你与我当年一样,是被别人施展了道法在心田,故而性情被牵引,才会做一些‘一心求死’的事情?!?br />    “道理,不是弱者只能拿来诉苦喊冤的东西,不是必须要跪下磕头才能开口的言语?!?br />    丁潼脑子一片空白,根本没有听进去多少,他只是在想,是等那把剑落下,然后自己死了,还是自己好歹英雄气概一点,跳下渡船,当一回御风远游的八境武夫。
        白衣书生也不再言语。
        你们这些人,就是那一个个自己去山上送死的骑马武人,顺便还会撞死几个只是碍你们眼的行人,人生道路上,处处都是那不为人知的荒郊野岭,都是行凶为恶的大好地方。
        在乡野,在市井,在江湖,在官场,在山上。
        这样的人,不计其数。
        父母先生是如此,他们自己是如此,子孙后代也是如此。
        拦都拦不住啊。
        当初在槐黄国金铎寺那边,小姑娘为何会伤心,会失望。
        因为当时故意为之的白衣书生陈平安,若是撇开真实身份和修为,只说那条道路上他表露出来的言行,与那些上山送死的人,完全一样。
        最伤她心的,不是那个文弱书生的迂腐,而是那句“我若是被打晕了给外人抢了书箱,你赔钱?”这种言语和心态,是最让那个小姑娘伤心的,我给予了世界和他人善意,但是那个人非但不领情,还还给她一份恶意。但是金铎寺小姑娘的好,就好在她哪怕如此伤心了,但是依旧由衷牵挂着那个又蠢又坏之人的安危。而陈平安如今能做到的,只是告诉自己“行善为恶,自家事”,所以陈平安觉得她比自己要好多了,更应该被称为好人。
        白衣书生默然无语,既是在等待那拨披麻宗修士的去而复还,也是在聆听自己的心声。
        高承的问心局,不算太高明。
        阳谋倒是有些让人刮目相看。
        白衣书生以折扇抵住心口,自言自语道:“这次措手不及,与披麻宗有什么关系?连我都知道这样迁怒披麻宗,不是我之心性,怎的,就准一些蝼蚁使用你看得穿的伎俩,高承稍稍超乎你的掌控了,就受不得这点憋屈?你这样的修道之人,你这样的修行修心,我看也好不到哪里去,乖乖当你的??桶?,剑仙就别想了?!?br />    竺泉以心湖涟漪告诉他,御剑在云海深处见面,再来一次割据天地的神通,渡船上边的凡夫俗子就真要消磨本元了,下了渡船,笔直往南方御剑十里。
        陈平安站起身,一步跨出,一道金色剑光从天而降,刚好悬停在他脚下,人与剑,转瞬即逝。
        云海之中,除了竺泉和两位披麻宗老祖,还有一位陌生的老道人,身穿道袍样式从未见过,明显不在三脉之列,也不是龙虎山天师府的道士。在陈平安御剑悬停之际,一位中年道人破开云海,从远处大步走来,山河缩地,数里云海路,就两步而已。
        中年道人沉声道:“阵法已经完成,只要高承胆敢以掌观山河的神通窥探我们,就要吃一点小苦头了?!?br />    竺泉有些神色尴尬,仍是说道:“没能在那武夫身上找出高承遗留的蛛丝马迹,是我的错?!?br />    老道人犹豫了一下,见身边一位披麻宗祖师堂掌律老祖摇摇头,老道人便没有开口。
        陈平安摇头道:“是我自己输给高承,被他耍了一次,怨不得别人?!?br />    竺泉依旧抱着怀中的黑衣小姑娘,只是小姑娘这会儿已经酣睡过去。
        竺泉依旧是毫不掩饰,有一说一,直白无误说道:“先前我们离去后,其实一直有留心渡船那边的动静,就是怕有万一,结果怕什么来什么,你与高承的对话,我们都听到了。在高承散去残魄遗留的时候,小姑娘打了个一个饱隔,然后也有一缕青烟从嘴中飘出,与那武夫如出一辙。应该就是在那龟苓膏中动了手脚,好在这一次,我可以跟你保证,高承除了待在京观城那边,有可能对我们掌观山河,其余的,我竺泉可以跟你保证,最少在小姑娘身上,已经没有后手了?!?br />    那个中年道人语气淡漠,但偏偏让人觉得更有讥讽之意,“为了一个人,置整座骸骨滩乃至于整个俱芦洲南方于不顾,你陈平安若是权衡利弊,思量许久,然后做了,贫道置身事外,到底不好多说什么,可你倒好,毫不犹豫?!?br />    陈平安一句话就让那中年道人差点心湖起浪,“你不太道法高深?!?br />    中年道人嗤笑道:“你既然如此重情重义,随便路上捡了个小水怪,便舍得交出重宝,我若是恶人,遇见了你,真是天大的福缘?!?br />    道人只见那穿了两件法袍的白衣书生,取出折扇,轻轻拍打自己脑袋,“你比杜懋境界更高?”
        中年道人冷笑道:“虽然不知具体的真相内幕,可你如今才什么境界,想必当年更是不堪,面对一位飞升境,你陈平安能躲过一劫,还不是靠那暗处的靠山?难怪敢威胁高承,扬言要去鬼蜮谷给京观城一个意外,需不需要贫道帮你飞??缰薮??”
        白衣书生笑眯眯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的靠山,都不稀罕正眼看你一下?你说气不气?”
        中年道人脸色阴沉,然后洒然一笑,“不气,就是看你小子不顺眼,一个会被高承视为同道中人的半吊子剑修,靠山倒是厉害,加上你这小小年纪的深厚城府,高承眼光不错,看人真准。你也不差,能够与高承这位鬼蜮谷英灵共主,谈笑风生,这要是传出去,有人能够赠送高承一壶酒,高承还喝完了,你陈平安在北俱芦洲的名气,会一夜之间传遍所有山上宗门?!?br />    白衣书生哦了一声,以折扇拍打手心,“你可以闭嘴了,我不过是看在竺宗主的面子上,陪你客气一下,现在你与我说话的份额已经用完了?!?br />    中年道人微笑道:“切磋切磋?你不是觉得自己很能打吗?”
        白衣书生说道:“那么看在你师父那杯千年桃浆茶的份上,我再多跟你说一句?!?br />    中年道人等了片刻。
        结果那人就那么不言不语,只是眼神怜悯。
        道人猛然醒悟,所谓的多说一句,就真的只是这么一句。
        竺泉有些担忧。
        她是真怕两个人再这么聊下去,就开始卷袖子干架。到时候自己帮谁都不好,两不相帮更不是她的脾气?;蛘呙髯湃凹?,然后给他们一人来几下?打架她竺泉擅长,劝架不太擅长,有些误伤,也在情理之中。
        老道人轻声道:“无妨,对那陈平安,还有我这徒弟,皆是好事?!?br />    竺泉叹了口气,说道:“陈平安,你既然已经猜出来了,我就不多做介绍了,这两位道门高人都是来自鬼蜮谷的小玄都观。这次是被我们邀请出山,你也知道,我们披麻宗打打杀杀,还算可以,但是应对高承这种鬼蜮手段,还是需要观主这样的道门高人在旁盯着?!?br />    陈平安点头,没有说话。
        这位小玄都观老道人,按照姜尚真所说,应该是杨凝性的短暂护道人。
        那天晚上在铁索桥悬崖畔,这位有望天君之位的观主守了一夜,就怕自己直接打死了杨凝性。
        至于那杯由一尊金甲神人捎话的千年桃浆茶,到底是一位道门真君的一时兴起,还是跟高承差不多的待客之道,陈平安对小玄都观所知甚少,脉络线头太少,暂时还猜不出对方的真实用意。
        陈平安看了眼竺泉怀中的小姑娘,对竺泉说道:“可能要多麻烦竺宗主一件事了。我不是信不过披麻宗与观主,而是我信不过高承,所以劳烦披麻宗以跨洲渡船将小姑娘送往龙泉郡后,与披云山魏檗说一声,让他帮我找一个叫崔东山的人,就说我让崔东山立即返回落魄山,仔细查探小姑娘的神魂?!?br />    披麻宗修士,陈平安相信,可眼前这位教出那么一个弟子徐竦的小玄都观观主,再加上眼前这位脾气不太好脑子更不好的元婴弟子,他还真不太信。
        中年道人皱了皱眉头。
        听说披云山魏檗,身为大骊北岳正神,有望立即跻身玉璞境。如今大骊北岳地界,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一些祥瑞异象。
        竺泉是直性子,“这个崔东山行不行?”
        陈平安缓缓道:“他若是不行,就没人行了?!?br />    观主老道人微笑道:“行事确实需要稳妥一些,贫道只敢说尽力之后,未能在这位小姑娘身上发现端倪,若真是百密一疏,后果就严重了。多一人查探,是好事?!?br />    陈平安笑道:“观主大量?!?br />    老道人一笑置之。
        竺泉见事情聊得差不多,突然说道:“观主你们先走一步,我留下来跟陈平安说点私事?!?br />    那个中年道人收起了云海阵法。
        别的不说,这道人手段又让陈平安见识到了山上术法的玄妙和狠辣。
        原来一个人施展掌观山河,都可能会引火上身。
        小玄都观师徒二人,两位披麻宗祖师先行御风南下。
        竺泉开门见山道:“那位观主大弟子,一向是个喜欢说怪话的,我烦他不是一天两天了,可又不好对他出手,不过此人很擅长斗法,小玄都观的压箱底本事,据说被他学了七八成去,你这会儿不用理他,哪天境界高了,再打他个半死就成?!?br />    陈平安收起折扇,御剑来到竺泉身边,伸出手,竺泉将小姑娘递给这年轻剑仙,调侃道:“你一个大老爷们,也会抱孩子?咋的,跟姜尚真学的,想要以后在江湖上,在山上,靠这种剑走偏锋的伎俩骗女子?”
        陈平安盘腿坐下,将小姑娘抱在怀中,微微的鼾声,陈平安笑了笑,脸上既有笑意,眼中也有细细碎碎的哀伤,“我年纪不大的时候,天天抱孩子逗孩子带孩子?!?br />    竺泉瞥了眼年轻人,看样子,应该是真事。
        竺泉坐在云海上,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开口说话,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。
        陈平安没有抬头,却似乎猜到了她心中所想,缓缓说道:“我一直觉得竺宗主才是骸骨滩最聪明的人,就是懒得想懒得做而已?!?br />    竺泉点头道:“那我就懂了,我信你?!?br />    然后竺泉笑道:“不过你与高承那些真真假假的言语,连我算是熟悉你的,都要心生怀疑,更何况是与你不熟的老观主,跟那他个修力不修心的大弟子?!?br />    陈平安说道:“最前边的话,都是真的,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小姑娘死在渡船上,我护不住,只能报仇,就这么简单。至于后边的,不值一提,相互试探,双方都在争取多看一些对方的心路脉络,高承也担心,看了我一路,结果都是我有意给他看的,他害怕输了两次,再输,就连争夺那把小酆都的心气都没有了。说到底,其实就是心境上拔河的小把戏而已?!?br />    陈平安腾出一手,轻轻屈指敲击腰间养剑葫,飞剑初一缓缓掠出,就那么悬停在陈平安肩头,难得如此温驯乖巧,陈平安淡然道:“高承有些话也自然是真的,例如觉得我跟他真是一路人,大概是认为我们都靠着一次次去赌,一点点将那差点给压垮压断了的脊梁挺直过来,然后越走越高。就像你敬重高承,一样能杀他绝不含糊,哪怕只是高承一魂一魄的损失,竺宗主都觉得已经欠了我陈平安一个天大人情,我也不会因为与他是生死大敌,就看不见他的种种强大?!?br />    竺泉嗯了一声,“理当如此,事情分开看,然后该怎么做,就怎么做。很多宗门密事,我不好说给你外人听,反正高承这头鬼物,不简单。就比如我竺泉哪天彻底打杀了高承,将京观城打了个稀烂,我也一定会拿出一壶好酒来,敬当年的步卒高承,再敬如今的京观城城主,最后敬他高承为我们披麻宗砥砺道心?!?br />    陈平安说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世道,总是有人觉得必须对所有恶人呲牙咧嘴,是一件多好的事情,又有那么多人喜欢应当问心之时论事,该论事之时又去问心?!?br />    竺泉想了想,一拍掌重重拍在陈平安肩膀上,“拿酒来,要两壶,胜过他高承才行!喝过了酒,我在与你说几句妙不可言的肺腑之言!”
        陈平安取出两壶酒,都给了竺泉,小声提醒道:“喝酒的时候,记得散散酒气,不然说不定她就醒了,到时候一见着了我,又得好劝才能让她去往骸骨滩。这小姑娘嘴馋惦念我的酒水,不是一天两天了。龟苓膏这件事情,竺宗主与她直说了也无妨,小姑娘胆儿其实很大,藏不住半点恶念头?!?br />    竺泉一口喝完一壶酒,壶中滴酒不剩。
        只是她仰头喝酒,姿态豪迈,半点不讲究,酒水倒了最少得有两成。
        陈平安无奈道:“竺宗主,你这喝酒的习惯,真得改改,每次喝酒都要敬天敬地呢?”
        竺泉气笑道:“已经送了酒给我,管得着吗你?”
        陈平安望向远方,笑道:“若是能够与竺宗主当朋友,很好,可要是一起合伙做生意,得哭死?!?br />    竺泉恢复神色,有些认真,“一个修士真正的强大,不是与这个世界怡然共处,哪怕他可以鹤立鸡群,卓尔不群。而是证道长生之外,他改变了世道多少……甚至说句山上无情的言语,无论结果是好是坏,无关人心善恶。只要是改变了世道很多,他就是强者,这一点,咱们得认!”
        陈平安点点头,“认可他们是强者之后,还敢向他们出拳,更是真正的强者?!?br />    竺泉点了点头,揭开泥封,这一次喝酒,就开始勤俭持家了,只是小口饮酒,不是真改了脾气,而是她历来如此。
        酒多时,豪饮,酒少时,慢酌。
        陈平安转头笑望向竺泉,说道:“其实我一位学生弟子,曾经说了一句与竺宗主意思相近的言语。他说一个国家真正的强大,不是掩盖错误的能力,而是纠正错误的能力?!?br />    竺泉笑道:“山下事,我不上心,这辈子对付一座鬼蜮谷一个高承,就已经够我喝一壶了。不过披麻宗以后杜文思,庞兰溪,肯定会做得比我更好一些。你大可以拭目以待?!?br />    竺泉重重呼出一口气,问道:“有些说出来会让人难堪的话,我还是问了吧,不然憋在心里不痛快,与其让我自己不痛快,还不如让你小子一起跟着不痛快,不然我喝再多的酒也没屁用。你说你可以给京观城一个意外,此事说在了开头,是真,我自然是猜不出你会如何做,我也不在乎,反正你小子别的不说,做事情,还是稳当的,对别人狠,最狠的却是对自己。如此说来,你真怨不得那个小玄都观道人,担心你会变成第二个高承,或是与高承结盟?!?br />    陈平安点头道:“可以理解这种看似人之常情的想法,但是我不接受?!?br />    竺泉直截了当问道:“那么当时高承以龟苓膏之事,要挟你拿出这把肩头飞剑,你是不是真的被他骗了?”
        陈平安毫不犹豫点头道:“是的。所以我以后对于一位玉璞境修士,在打杀之外的术法神通,会想得更多一些?!?br />    竺泉追问道:“那你是在初一和小姑娘之间,在那一念之间就做出了决断,舍弃初一,救下小姑娘?”
        陈平安还是点头,“不然?小姑娘死了,我上哪儿找她去?初一,哪怕高承不是骗我,真的有能力当场就取走飞剑,直接丢往京观城,又如何?”
        陈平安眯起眼,笑容陌生,“知道吗,我当时有多希望高承取走飞剑,好让我做一些我这么多年生生死死、都没有做过的一件事,一次都没有过的事情,但却是山上山下都极其喜欢、都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!”
        陈平安伸手抵住眉心,眉头舒展后,动作轻柔,将怀中小姑娘交给竺泉,缓缓起身,手腕一抖,双袖迅速卷起。
        陈平安站在剑仙之上,站在雾蒙蒙的云海之中。
        陈平安眼神炙热,:“高承可谓手段尽出,真被他拿了飞剑初一,我陈平安就再无任何选择了,这会是一件极有意思的事情。竺宗主,你猜猜看,我会怎么做?”
        竺泉抱着小姑娘,站起身后,笑道:“我可猜不着?!?br />    只见那个白衣读书人,娓娓道来,“我会先让一个名叫李二的人,他是一位十境武夫,还我一个人情,赶赴骸骨滩。我会要我那个暂时只是元婴的学生弟子,为先生解忧,跨洲赶来骸骨滩。我会去求人,是我陈平安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求人!我会求那个同样是十境武道巅峰的老人出山,离开竹楼,为半个弟子的陈平安出拳一次。既然求人了,那就不用再扭捏了,我最后会求一个名叫左右的剑修,小师弟有难将死,恳请大师兄出剑!到时候只管打他个天翻地覆!”
        堂堂披麻宗宗主、敢向高承出刀不停的竺泉,竟然感到了一丝……恐惧。
        那个年轻人身上,有一种无关善恶的纯粹气势。
        那人高高举起一只手,一跺脚,将那把半仙兵的剑仙踩得直直下坠,只听他淡然道:“如果高承这都没死,甚至再跑出什么一个两个的飞升境靠山,没关系。我不用求人了,谁都不求?!?br />    竺泉只见那人放声大笑,最终轻轻言语,似乎在与人细语呢喃,“我有一剑,随我同行?!?br />    那把半仙兵原本想要掠回的剑仙,竟是丝毫不敢近身了,远远悬停在云海边缘。
        可是最后竺泉却看到那人,低下头去,看着卷起的双袖,默默流泪,然后他缓缓抬起左手,死死抓住一只袖子,哽咽道:“齐先生因我而死,天底下最不该让他失望的人,不是我陈平安吗?我怎么可以这么做,谁都可以,泥瓶巷陈平安,不行的?!?br />
  • 12亿次电话“呼死你”? 83万余个账号被封停! 2019-04-20
  • 促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2019-04-20
  • 长城课堂茶余饭后话端午 让你的知识多一点 2019-04-16
  • 比过来,比过去,只是一场浪费游戏,把年轻人生活逼得压力特大 2019-04-15
  • 女排有望将最大苦主送出局 美国女排被一队吊打多年 2019-04-14
  • 端午假期高速公路不免费!环京高速流量预计增长39% 2019-04-14
  • 广州旅游为何爆发出强大且持续的吸引力 2019-03-29
  •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,还有批判的余地吗》?看着就想笑 2019-03-29
  • Xi Jinping le peuple, créateur de lhistoire et véritable héros 2019-03-25
  • 白玉兰红毯群星璀璨 baby殷桃李沁陈乔恩斗艳 2019-03-25
  • 历时6载!“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”侦缉内幕曝光 2019-03-11
  • 不撞南墙不回头。痛定思痛。动辄把独立自主、自力更生,说成是崩溃边缘,是多么轻率、可笑。 2019-03-11
  • 候选企业: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-03-01
  • 长颈鹿在中国高纬度地区成功繁育 小鹿刚出生一米八 2019-01-08